我们不只要抗拒「标准答案」,还要抗拒「天才儿童」


真正常见的不是天才,而是家长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,刻意去开发训练小孩当「假天才」的能力。不是天才,怎么假装?很好装的,只要大人耗费金钱心力,逼迫小孩集中练习,就能创造出比别人学得多、学得快的假象。

作者︰杨照 

国家需要的是人才,不是会考试的人

每年升学大考那几天,新闻媒体都会有实时的考题分析报导今年题目难,还是易,有什么和往年同样或不同之处。

可是评断考题的,到底是谁?再仔细看一下新闻内容,从电子媒体到平面报纸,记者访问、引用最重要的对象,是补教业者。补教业者最关心考试、最了解考试、对考试最敏感(因为牵涉到直接利益啊!)所以,第一时间问他们最方便、最快、最容易得到明确的意见。

有考试,相应有了蓬勃发展、应付考试的补教业,接着每次考完试,就由补教业者充当权威,透过新闻媒体来对社会评价考试出题的质量,再由这种印象回头影响下次、下下次考试出题的方向与方式,或者由补教业者整理经验,改变教学生应付考试的撇步,如此环节扣搭,在台湾已经明确建立起来了。

然而,这样的环节架构中,让人不忍问、却又不能不问的是:那教育呢?教育在哪里?教育的目标、教育的成效在哪里?考试本来是教育过程中的手段,一来藉竞争刺激鼓励受教者努力学习,二来用以检别学习成就与学习潜力,但是现在这种讨论考试的态度,口中、眼中根本没有教育了,彷佛考试本身成了目的,所以才会让补教业者变成了权威,而且几乎是唯一的权威,他们从事的、关心的,本来就只有考试,没有教育,他们是靠考试,而不是教育赚钱的。

从教育角度,关心学生人格与能力发展的观点,到哪里去了?补教业者认为题目太难,我们就统统都该接受,做为天经地义的结论吗?好几次,我仔细看各级考试的国文考题,我的感觉跟补教业者的意见,大相径庭。

考题难不难,牵涉到评量的标准,更牵涉到对学生答题思考的期待。有时候,考卷上的引文被视为太长、太难,反应的其实是我们对于十八岁青年们的阅读能力期待大有问题。考题考的,几乎都只是要同学浏览后取得大意,不需字字句句斟酌,才不过一、两百字的段落,没办法在一、两分钟内领略、吸收?显然是因为考生只会一个字、一个字谨慎研究,只会背诵记忆自己过去读过的东西,缺乏真正阅读接触陌生文本而能快速获得知识与感应的能力。而这种缺憾,不正就是补教业嚣张盛行带来的恶果吗?

国家社会将来需要的人才,是会考试的人,还是拥有阅读学习能力的人?补教业者希望考题都在有限范围,考很容易准备、演练过的答案,讨厌测试真正阅读领悟能力的考试方法,如果我们就盲目接受补教业看法为考试的目标,那多悲惨!



没有标准答案,探索的翅膀才能伸展

我女儿曾经在云门舞蹈教室上了超过六年的「生活律动」课程,做为一个经常近接看课的家长,我看到、我感受到的「生活律动」最接近─「没有标准答案的舞蹈课」。
我遇过其他家长,几乎没有一个人怀疑他们的小孩上的是「舞蹈课「,因为他们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小孩的动作,感受到那种动作中的韵律性,然而他们却常常疑惑:为什么云门都没有教我们一般认定的「舞蹈动作」,而且为什么同班上课,不同小孩会学到不同的动作,也都没关系。还有家长最担心的:怎么好像都没有「进度」?

我的理解,家长会这样反应,正是来自我们教育体系里,太过根深柢固的「标准答案」训练。

「标准答案」的权威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深入台湾社会意识里。我们不但在考试上努力追求「标准答案」,而且在生活的许多面向上,都有着对于偏离「标准答案」的恐惧。

例如说,因为长期习惯要「标准答案」,就制约了我们读书的方式。我们一读书,第一件事就是用很严苛的,当年读课本养成的习惯,不自觉地问:「这书我看得懂吗?」要看懂每个字,看懂每句话,然后我们才能安心地读下去。这种大部分人都视为天经地义的态度,其实大大阻碍了我们接触新事物、新知识,也阻碍了我们从读书中得到许多乐趣。老是严格计较「懂不懂」,结果是让我们只愿意去读已经熟悉的东西,而规避陌生的题材。就算读很多书,读来读去都是类似的东西,怎么可能看到宽广的世界呢?

这种态度另一项后遗症,是「懂不懂」的焦虑,让我们学不会享受自己摸索书本意义,一知半解,甚至不知不解,但却可以朦胧感受的乐趣。在云门跳舞的小孩为什么快乐?因为跳舞时,身体真正是他们自己的。没有人规定他们怎么动,没有人纠正他们的动作,没有人说他们「错」,一定要怎样才对。

没有「标准答案」的探索,能够带来一种无法取代的自在乐趣。舞蹈当然不只有自我探索,云门的「专业舞蹈」课程也会要求小孩一定的身体纪律,但我们别忘了,纪律带来的成就感,无法取代自我探索的快乐。对于纪律与「标准答案」我们社会了解很多,可是对于没有标准答案的乐趣,却相对太少肯定。

试试看用不必计较「懂不懂」的态度去读书、看电影、听音乐、看表演,我相信很多过去带给你困扰的书籍、电影、音乐、表演,会对你展现出不同的面貌来。

还有,我希望「没有标准答案」的态度,也可以透过我们,传达给小孩,不只在身体舞蹈上,而是他们所有的学习领域中,都可以去试探这样的挑战性乐趣。这样教出来的小孩,将来才会对世界好奇,才会自己愿意去探索陌生的花园。除了追求「标准答案」之外,在儿童教育上,还有另外一项社会习惯,应该称为「天才儿童症候群」吧!

我们常常用各种形式,鼓励「超龄演出」。几年前有一位台湾的小女孩,十一岁就考上了美国费城的寇蒂斯音乐学院(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),她暑假回台湾,在国家演奏厅开独奏会,竟然早早票就全卖光了。我听过她的演奏,老实说,她的技巧和表现,就是一个普通音乐学院学生的程度,她能弹奏出来的音乐,大概美国每一个二十岁的音乐学院学生都能弹奏。

换句话说,音乐本身平凡得很,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要买票?不是听音乐,是看「小天才」表演。「小天才」获得的掌声与注意,往往对小孩自己是破坏,是障碍,而不是祝福与助力。一个五岁小孩就能解二次联立方程式,绝对不值得我们鼓励,因为这样的能力,任何一个十五岁的国中毕业生,都会学到。重点不在什么时候获得这样的能力,而在于一个人最后能拥有多少能力,他的数学能力可以发展到什么程度。

太早的数学小天才,往往忘记了数学这个专业领域,绝不可能靠解二次联立方程式支撑起来。一个被大人捧成天才的小孩,反而会失去了为自己去追寻数学乐趣的能力,他是为表演而亲近数学,不是为了自己。


一个被捧成钢琴小天才的人,很容易就忘掉了,他拥有的其实是稀松平常的能力,是任何一个音乐学院学生都会的,要真正在音乐领域有所突破、有所贡献,比的不是谁先到达一个高度,而在谁最后能到达最高的那一层境界。

同样地,没有经历过自我身体开发的小孩,就算比别人早一点会一些有难度的动作,毕竟还是进不了舞蹈的门,甚至,正因为他以为那样就是舞蹈了,将会使他一辈子领略不了舞蹈内在的自由精神。

我们不只要抗拒「标准答案」,还要抗拒「天才儿童」,要抗拒「天才表演」,才能对小孩有真正长远的帮助。

发掘孩子的「天赋」,而不是「天才」

「当天才儿童的爸妈比当学习迟缓的爸妈要辛苦多了。」是的,天才儿童需要的是特殊教育,跟学习迟缓的小孩一样。然而,我们会遇到的真正问题,不是如何教育天才,而是台湾太多家长,想方设法要将小孩教成「天才」。

「天才」能教吗?「天才」的定义是本来拥有某些特殊天赋才能的人,所以「天才」只能被「发现」,却不可能以人为努力教出来。如果对「天才」有正确的理解,老实说,不应该有那么多人希望家中有天才儿童。

天才无法跟人家一样经验正常教育,必须为了他们设计特殊的学程,还要留心他们受特殊教育过程可能会有的负面社会化影响。想想,一个数学能力跟大学生一样强的八岁小孩,怎么可能安安静静听小学数学课,然而把他放去大学里,他又如何跟其他大学生沟通、生活呢?

天才注定无法正常地长大,而且他们巨大的天赋,必然会相应压抑他们其他方面的发展,还是这样举例吧,一个数学能力跟大学生一样强的八岁小孩,他的天赋会持续将他拉向数学,他能在数学中得到那么大的满足,他怎么会愿意辛苦地去学国语、自然或绘画呢?

教天才比教迟缓儿更辛苦。然而,天才哪有那么多!真正常见的不是天才,而是家长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,刻意去开发训练小孩当「假天才」的能力。

不是天才,怎么假装?很好装的,只要大人耗费金钱心力,逼迫小孩集中练习,就能创造出比别人学得多、学得快的假象。如果一个小孩从三岁起,就每天花五小时练舞,你猜到八岁时,他看起来像不像个舞蹈小天才?

问题是,这样的小孩被剥夺了接触生命其他可能性的宝贵时光。他们本来可以正常地开发自己各个方面不同的经验与能力,却在大人的意志下,变成一个不正常的天才。
大人、父母或老师,应该有那么大的权力吗?


(本文选自全书,周政池整理)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
  
留言板


热门分类